Illusionary Camouflage.

太空小孩   ·   2007 年 08 月 29 日

这是一首比较老的歌曲了。淡淡的哀伤。
但我很愿意就将我沉浸在这样的音乐中,昏昏欲睡。
以此来抑制我的间歇性癔病与间歇性精神脱轨。
Coldplay 的歌的麻痹效果已经让我很满意了。
Chillin’.

很多天没写博客了,终于可以坐下来写点懒惰的话语,来发泄自己的不快。
但面对这个荒谬的世界,我也不愿再多争论什么。
我只想知道,如何才能把自己从这样空虚无谓的慌乱中解脱出来,然后沉静下来。
我将把所有我亏欠你们的都如数奉还。随你们去好了。

‘Cause you took the angel away,
I’d kill myself to make everybody pay.

其实我很不会融入这样的生活。
我很悲哀。
我一方面懒惰得要命。一方面又不甘心这样。老毛病了。
不知道到了大学会怎么样。会不会无所适从。
但我至少不愿意再把这样的混乱延续下去。
奋力自找麻烦。无病呻吟。
看来我还是个很不现实的人。
可我真不知道我将会怎样。
我不知道。

我看上去无所事事,实际上已经没有了浪费时间的余地。
说实话我并不觉得懒惰是一件特别严重的毛病。
甚至我认为「懒人有懒福」,懒惰其实是两面的。
我不需要更多的借口,就能摆脱很多恼人的事情。
Bullshit. Jus’ leave me alone.

我的心伪装得太厉害,我自己也快要承受不了了。
或许某一次将被暴露在耀眼的阳光下,然后伪装彻底被撕破。
可是我的视网膜已经被这些令人麻木与无奈的幻象击碎。
那些空虚的、迷幻的、消融的、沉沦的、麻木的意象渐行渐远,遁入尘埃之中。
这样一来我总容易忘记我自己正在干什么。
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