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long Notes 2.

太空小孩   ·   2008 年 06 月 07 日

这一阵子我都无话可说,而且是活生生说不出话来。
我的反击虚弱无力甚至徒劳无功,我被自己的生活击败,钉死在十字架上。
我想我的昼伏夜出的习性在这几天已经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我在白天感到疲惫,半夜却去他妈的精神焕发。
我已经对我生物钟的悄然变化漠不关心;抑或是我自己也参与到这恐怖的阴谋中去了。

北京的夜晚十分不适合我出去游荡,可是最近的天气实在是太让人捉摸不透了。
风暴会突然席卷而来;倾盆雷阵雨也伴随着到来,把那实在不惹我喜欢的泥土芬芳散播进我们肮脏的寝室。
俄而大雨便止,但是空气中仍然会夹杂着各种各样细腻的气味。
这些气味也许会被保留到凌晨,然后被嗖嗖的晨风吹散。

晚些时候我便跑出去以摆脱原先缠绕着我的令我难以呼吸的混浊空气。
北京找不到什么大自然,这对于在南方长大的我是件令人悲痛的事情。
既视感告诉我凌晨三点的时候夜色对于我来说是最棒的。
大街上会空无一人,穿街而过的气流也是同样冰冷清新的。
街灯会静静地放射着橘色的射线,刺伤我的瞳孔。这是需要躲避的。
通常我会找到黑暗的角落,然后缓缓坐下,呆呆地幻想着某个场景。
顺带提一下,我很想要一本新的《瓦尔登湖》。就在这种时候看。

01:55 AM

失重状态是突然袭来的,我全身如同被电击一般突然变得麻木。
我没办法抵抗引力,也没办法摆脱失重。
当我面对这样的处境时,我只会默默接受这个现实。

02:03 AM

我刚刚清醒过来,躺在软软的泥土上,脸颊旁是冰冷的潺潺流水。
天空黑得可怕,地平线全给阴森的针叶林包围了起来。四野阒然。
冷风从身边没有颜色的灌木的缝隙中渗透过来,又缓缓地渗入我苍白的皮下。
从此我的躯壳找不着了,而我的灵魂也在此般静谧中心旷神怡地窒息而死。

03:15 AM

灯塔的灯光穿透了深黑色大海的波浪,乌云压得很低。
小船不需要靠岸。大海就是它的港湾。

03:27 AM

荒野。记得第一次对荒野有感情是在写单程列车的时候。
荒野的颜色是大风剥落的。荒野的声音是卷云带走的。
荒野便是如此美好的荒凉世界。

03:51 AM

在一个古旧的小阁楼里过夜也许会让我安静的不知所措。
窗帘被微风掀起,月光轻轻撒了进来。
身体渐渐悬在了半空中,由此自己便也成了一粒小小的灰尘。
独处不会将你该死的庸俗暴露出来,但你却在黑暗面前原形毕露。

04:47 AM

天亮了。蓝灰色的清晨。
没有一丝灰尘的天空。广袤得不可捉摸。
嗖嗖的冷风来了。毫不犹豫地把残留有我的记忆的空气带走。

这个该死的学期就这么迅速地过去了,无聊,荒诞。 一年前的我无比闲适地等待着高考。 而现在。给我闲适的夜风便也由此再也没有了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