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空小孩   ·   2009 年 04 月 05 日

一个人的时候。孤独会渐渐浮现。它们充斥着一个人的脑海。
在内心的荒原上蔓延开来。拥有孤独是令人钦羡的时刻。
它们化成思绪激荡你的大脑。它们是无形的。

北京亘古不变的干燥让我们默许了这单调的季节对我们的摧残。
用鼻子。用皮肤感知季节的变换。用心感受一个人的存在。这就是我关心的一切。
我触摸不到季风的味道。就开始思念雨。它们最原始的呼吸。

记得还在湖南的时候。雨是上天滂沱地宣泄。
小学时候。白天上课时。外头黑压压的天。越来越黑。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老师说话的声音渐渐小了。微微有些心慌。我们都在看着外面如同要塌了的天。像个黑锅扣在我们头上。
突然一个闪电猝不及防劈在教室外头不远处。震天动地。然后教室的日光灯渐次熄灭。太炫了。
教室里黑成一团,乱成一锅粥。孩子们都在哭喊。老师也慌了神。
我走到窗口。雨越来越大。电闪雷鸣。
我看着玻璃上的雨珠出神。

记得初中时候。中午放学下着很大很大的雨。伴随着不停歇的闪电。
雨大到能见度不到 30 米。远处一片灰暗。道路变成了不见底的泳池。楼梯上雨水哗啦哗啦往下翻腾。
大家都没带伞。挤在教学楼门口盘算着怎么回家。不断有人顶个书包就冲出去。
然后就依稀看到他在远处摔了。大家就笑。但笑着笑着就都沉默了。
为了不挨饿,我也决定投入大自然的怀抱。然后我就发作了。我书包扔在教室,什么都不拿,什么遮雨的都不拿。
然后我就在慢慢走下门口的台阶。一点都不急。不久就完全湿透了。怕淋病。然后就死命地跟着前面模糊的人影跑。
不知跑了多久。到了学校进门的林荫道了。不敢在树下跑,一路往路中间靠。
然后。一道巨大的白光落在身边的大树上。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声音。全身发软,脚底酥麻。
一阵茫然过后傻傻地继续往前跑。

我看雨。听雨。在屋子里看着外面飘动的雨丝。看楼下撑伞而过的人群。
在火车上看雨。看橙色灯光下的雨弧。触摸湿润的空气。
雨后的天空是一种奇异的蓝色。寂寞,空旷而美丽。
就像清晨青灰色的天空。干净的如同晨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