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太空小孩   ·   2008 年 09 月 24 日

或许很多人想问我,我怎么这么久都不写东西了。其实我自己也纳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愈加地变得懒惰与不自知。我当然不愿意在博客上记流水账;虽是愿意表达一些心声,却也经常在写了一大通发泄式地废话后又对它们进行了删除操作。我总感觉我的话语变得越来越次要,乃至无关紧要——我的想法和潜台词不为大家所理解。我很长一段时间无话可说,只是程序化般地做应该做的事情。更多的时候,这个社会遗忘我们的速度比记忆我们的速度要快。我们就像躺在培养皿中插满管子的可怜虫。所以最后我还是只能选择以缄默来掩盖我内心的桀骜不驯。人总是通过痛苦来感知这个世界。

插一句。暑假时与一位亿万富翁共餐。他说人分为四种,第一种人是知道说,知道不说;第二种人是不知道说,知道不说;第三种人是知道说,不知道不说;第四种人则是不知道说,也不知道不说。很有想法的言论,于是摘录于此。我想我会是第二种人。

我的双眼实质上已经瞎掉;我的双耳也再也不懂得怎么去听。
我在脑海里与你争执,给予抨击。因为我不需要动用我的喉舌。不需要絮絮叨叨。
我对 S 说,你的大脑如此荒芜空洞,你和你肥硕的身躯就像是灰尘中蠕动的一条蛆。我一脚踩上去,啪的一声汁水四溅。我对 L 说,你无休止的咒骂将你与真理之间的隔阂挖深。你企图抓住思想,而思想却是无重力的。你仍然是一块垫脚石。
我要在内心中与邪恶不要命地决斗,以免我的价值观在无形之中被扭曲。

我确是无神论者,坚持唯物论,因为它对于现阶段的现实社会而言是真理,是规律。
然而我却思考,会不会物质世界只是世界发展的初级阶段,最终社会将晋阶演化而转入意识世界。我因此很仔细地研究唯物者与唯心者的辩论,以此进一步验证完善我对这种规律演变的探索。
某人谈起他早年看的一些玄幻小说,作者普遍认为人的灵魂是一组记忆码,本身拥有极其强大的能量,反而是肉体的存在束缚了灵魂的力量,作者甚至幻想具有高度文明的外星人已经脱离了形体,全是一组组含有超多信息量的代码,仅靠「思想」就可以完成一切行为。
有些人总是庆幸自己作为人类有优美的躯体,却从来不关心自己冰冷的躯体中全是腐烂的意识,自己就是芸芸众生行尸走肉中的一员。
在我看来他们便是被束缚的个体,无法进化的腐朽个体。
人类的躯体无比渺小,而意识却没有维度的限制。它无限大,无限久。
我们与真理同在,我们便是永恒。
我想的太多,总是容易浮想偏偏而脱离实际。因为我还太不会思考。
而面对客观存在的现实社会,我也毫无办法。

这个世界仍然是美好的,然而最美好的事物往往在现实中转瞬即逝,而留存于人们的心中。
我们所见的荒凉,我们所感的疼痛,永远只是表象。
所以爱我的人请继续,恨我的人别放弃。

Girl: Why can’t you just be nice?
Blade: Because this world isn’t n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