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re.

太空小孩   ·   2007 年 07 月 13 日

那会是怎样的恐慌。
让你颤抖不已,让你冷汗直冒。
你承受得了么,你还是放弃了吧。

我突然很想把整个经过全部倾诉出来。
看来我已经学会搪塞。
你更多地需要读懂每个人的潜台词。

首先,我不知道如何形容这件事。我怀疑我的表达能力有限。
打个比方,凌晨 4 点,你正在一个无比凌乱的房子里睡觉却被电话铃声惊醒。
你厌烦地拿起听筒,用很沙哑的声音应了声「喂」。
然后,某个人告诉了你一个让你极度不适的坏消息。
电话听筒颤抖了几下,差点摔在地上。
然后什么回答都没有了。
也许是我没有听见。

我知道,我知道——
我承认我的手一直在发颤。
换一种说法,我被突如其来的无能感与无助感包围。
透不过气来。
我想装冷静,但是太难了。

我越发觉得我的房间很凌乱,于是把放在墙角的那两瓶酒全倒进了马桶。
之后我看到了镜中的自己。我试图给我自己一个很轻松的眼神。
然而我看到的是恐惧。恐惧全部写在我的脸上。
我再也找不到曾经的轻松的眼神。
天还没有亮,那样的恐惧真是太配这样的夜色了。
大雨依然在下,冰冷的湿气渗透进了我的皮肤。
太冷了。

我疲倦地走回卧室,蜷缩下来。
放在我旁边的是 Placebo 的 CD,于是我重温了一遍 Twenty Years。
我想到高考前我写下的一句话,
Twenty Years’ Evolution, Two Days’ Revolution.
可我知道那是一场失败的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