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支谷歌给派对听

太空小孩   ·   2010 年 01 月 16 日

在从北京回长沙的火车上,一位同志拿着《环球时报》跟我换手中的《南方周末》,当时《环球时报》的大标题是「七成中国受访网民认为政府不应向谷歌让步」。我就说这几天这么个事情吵得沸沸扬扬,阴谋论四起。记得我初中还经常看这报纸,现在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呢。韩寒说「有个网站的调查,有七成的网民表示不支持谷歌对中国政府提出的对审查结果不设置屏蔽审查的要求。在看一些政府官网的投票结果的时候,你经常觉得自己为什么永远是在民意的对立面上,看久了甚至觉得自己是个 90 后,怎么从来都是非主流。」

不光是某个投票我难以理解,后面还有五花八门热情洋溢的评论,我真佩服死他们不动脑筋就能滔滔不绝指桑骂槐的本领了,天天就在这里那里的瞎蛋逼,顶个球啊。这些人写这些评论从来不用动脑筋,他们的错误不在于观点,在于他们从小到大在沉默的螺旋里对主流思想的盲目信任,而且更加遗憾的是他们也不曾意识到自己的盲目。他们都有着独一无二的纯洁的大脑,不知是生来就这么纯洁还是被汰渍了。

面对谷歌威胁退出中国市场,上次做了个图灵测试却不小心没通过的姜小姐不出意料的回应道:中国互联网是开放的。没错,中国互联网就是很开放的,不然你谷歌怎么走得掉?

百度一下,你丫就知道。Google 一下,你丫就知道的太多了。Facebook 的原罪是它能让人认识想认识的人,Twitter 的原罪是它能让人说出想说的话, Youtube 的原罪是它能让人看到想看到的现实,Google 的原罪是它能让人知道想知道的东西。他们都会傻乎乎地告诉你真相,所以它们都被干掉了。

没人关心真相。谁有空呢?半夜就要爬起来偷人家菜,白天不但要忙着查星座运势,也要忙着分享四六级独门诀窍,我们这一代忙不忙啊。没错啊,这一代人都早熟了十年,宠辱不惊,唾面自干。你们忙着翻墙用 Facebook 好了,我用校内人人网,我交了钱成为了 VIP 呢,校内有非主流模板,那什么「非死不可」有么?除了有事没事去偷菜去互踩人气,我还可以测智商,我还邀请我十万八千个好友跟我一起测智商呢;你们用 Twitter,你们用啊,我有新浪微博,可以随时随地关注我心仪已久的后宫优雅姐姐,我们天天八卦那些屁股后挂着个烫金的 V 字的名人们呢;你们用 YouTube 啊,用你的啊,怎么,被墙了吧。我用优酷,只有中国能访问的网站,多自豪;你们用 Google 就是了,怎么样,试图用商业干涉中国内政?干不过吧,这下 Google 也夹着尾巴走了。我一直用百度啊,很好用,有什么不好的。

你用你的,当然没问题了。没人干涉你,没人说你二。这仅仅是一个个人喜好问题。只要你不说「YouTube 就是那个抄袭优酷的公司网站吧,连名字都像。Facebook 就是那个抄袭人人网的公司吧,连游戏都照搬人人的。Twitter 就是那个抄袭 QQ 空间心情的公司吧,听说都被封杀了」这样数典忘祖的话就行了。你也别问我什么是 YouTube,什么是 Twitter。现在还有人问我什么是 GFW,再过几年就有人开始问什么是网站,再过几年大家连什么是「国外」都不知道了,也绝不会想知道什么是「国外」,并且对于我这种知道什么是「国外」的人表示强烈谴责。

我当然已经习惯我要他上谷歌时他会先打开百度在搜索框里输入谷歌然后点击搜索再点击第一个搜索结果出来后嘴角洋溢着微笑转过头来满意而幸福地看着我这样的人了,对于这样的人你也确实没有跟他解释你为什么用 Google 而不用百度的必要。难不成我开个法拉利在街上逛,瞬间被满街开夏利的人包围了,他们问我法拉利哪点比夏利好了,我还要一个个不厌其烦地跟他们解释什么是竞价排名什么是卵巢计划不成?

也许当政府收回法拉利的购买与使用权的时候开夏利的瞅着事不关己的,然而没过多久,除了宾利法拉利,连国外的奔驰奥迪别克也因为各种原因不让开了,广州本田一怒之下不干了。再后来国内的长安奔奔都遭殃了,这下开夏利的都人人自危了。Twitter 上的 Auntbear 说,Youtube、饭否、推特的被封可能 90% 的校内用户无感,但百度贴吧,VeryCD、BTchina、博客大巴和谷歌事件一路下来,墙一步步砌到了鼻子尖,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嗅到了水泥味儿。

Google 一走,百度笑而不语,「幸福来得太快」,李某某大喊史无前例,史无前例呀。不过这只是 Google China 要走,这跟中国访问不了 Google 不是一回事儿。因为 Google.cn 和 Google.com 本来就不是一回事儿。

记得李开复离职的时候在博客上说「「谷歌考虑撤离中国」– 彻底不负责任的杜撰信息。」现在这不考虑撤离了么?「可能吧」网站的评论文章写道,「Google 总部一直希望坚守「不作恶」原则,显然他们不愿意推出搜索结果会包含一句「根据当地法律法规,部分结果未予显示」的搜索引擎。但是,李开复说服了美国总部,他常年奔走两地告诉美国总部,Google 应该重视中国市场,一时的委屈不代表以后也要瓦全。Google 总部一忍再忍,终于,李开复离开了 Google。谷歌中国再没有一个领导人能说服总部坚持在中国推出「和谐搜」,同时 Google 发现他们最具口碑的产品 —— Gmail 被蓄意破坏,他们不可能袖手旁观。」

Google 说它侦测到来自中国的针对其基础架构的高技术攻击。Gmail 被攻击是谁而为,我们暂且没有任何证据说三道四。说是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的账户被侵犯,我也没有去找证据。这都不重要。只是我对谷歌这里表示充分的不解,这里你显得很不大度,简直有自扇耳光之虞,如果你们没有调查被攻击的邮箱内容,又如何猜测到是所谓「异见人士和维权人士」的邮箱呢。

Google 今天决定不想再继续审查 Google.cn 的搜索结果,接下来几周里他们将与中国政府讨论在法律框架下做一个不过滤不审查的搜索引擎。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的话,Google 认为这就意味着他们要关闭 Google.cn 和在中国大陆的办公室。Google 难道现在还这么幼稚不成,难怪局势这么尴尬。在西朝鲜,只有政府插手互联网,没有互联网插手政府的。别以为你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了,其实你这一跑,更多人认为你做贼心虚。

审核制度确实不可撤,虽说现在争议很多,但愚民甚于防川之心我们也理解。至于 Google 这事儿,本来只是一个企业价值观与责任感的问题,可伤脑筋的就在于总有很多很多的人要把它上纲上线说到严重的政治问题,「高达 74.4% 的受访网民认为,谷歌声言退出中国绝非单纯的企业行为,而是有美国政治因素的介入。」(环球时报网)您这是何苦呢,人家都走了你都不放过她。还有一些事后诸葛亮,一看大家都说嗨了,自己也能分析得头头是道。中国 IT 人士唐骏说,「这将是他们(谷歌)做出的历史上最蠢决定,放弃中国等于放弃半个未来世界。」这是谷歌放弃了中国?你怎么没想到是中国放弃了世界呢?

抄来一句话,中国人的爱国,就是当一条温顺的家养藏獒,当有外人在门外,要龇牙咧嘴般的把自己的丑模样摆出来吓唬他,而看到主人打自家小孩的时候,要静静的趴在地上,等待中午属于自己的狗粮。

唯一值得赞赏的,Google 真是勇气可嘉,为了自己的企业价值观毅然抛弃有四万万网民的中国大陆市场,为了自己企业形象,为了自己的 CSR,就这么轻易放弃了万恶的资本主义本该唯利是图榨取的剩余价值,真是太难能可贵了。虽说整个事件最大受益者是百度,可一开始我就看了百度笑话,孙云丰一删文章就代表着百度不能自圆其说了,可见百度早已笑得合不拢嘴,做了什么的还要立牌坊。

一个不成熟的人为了理想而高傲的牺牲,而一个成熟的人为了理想而卑贱的活着。勾践受辱之时固可以一死,但若他一死,伐吴大略也就亡了。而现在的局势,还未到要以一死来放弃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