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

太空小孩   ·   2009 年 03 月 26 日

记得高中时自己老被一种焦躁的思想所困扰,就像是有数不尽的枝蔓缠绕着自己的大脑,总觉得一切都不完美,总觉得要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好吧,那时确实有这种抓狂的倾向。

不过上大学后逐渐没有了这种焦躁症,但是不断觉得在大学里,日子过的太闹腾,觉得累,总觉得累,也觉得浮躁。我并不是有什么危机感,只是觉得我的价值观束缚了我的个人行为。我总觉等待我的事情太多了,我想做的事情太多了,而到头来手忙脚乱。

我开始极度痛恨这样的生活,我不需要天天窝在寝室像一个机械化的动物。晚上 2 点睡觉,早上 6 点能醒来就去上课,醒不来就一天都不去上了。我开始恢复我逃课的习惯,甚至变本加厉,老师通知说下节课会点名,而我下节课偏不去上。想到今年在家过寒假觉得闲适,脑子也安宁了不少。得到了不少说教,我也蠢蠢欲动暗下决心这学期要好好读书。可我到了北京后每次都不能办到。刚开学没多久就会有数不尽的工作和任务,还有所谓的专四、六级。

谢谢,但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我恨你。

我恨你因为我不再看到青灰色的天空。
我恨你因为我不再看到草尖上的露珠。
我恨你因为我不再看到夕阳边的晚霞。
我恨你因为我不再看到夜空中的星辰。